手机上阅读

第176章 板砖破武术(上)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仓皇’逃出客厅的肖胜,亦能感觉到背后竹叶青那‘毒辣’的眼神,在即将走到车门前之际,缓缓扭头的肖胜,笑看着距离自己身边不远的竹叶青,小声道:

    “队长,原来你是扮什么像什么,不知下次扮护士,穿白大褂是啥样子,人家真的好期待哦。。”脸色冷峻的竹叶青,瞪着肖胜,此时此刻的她真想拔刀废了他。。

    “别逼我用刀。。”听到这话,肖胜不屑的‘切’了一声,在即将坐进汽车驾驶员位置时候,接了一句:

    “别逼我放炮。。。”说完,肖胜发动汽车,扬长而去。。

    。。。

    世界上的男人分三种,第一种很虚荣,一定要找个胸大的,第二种很单纯,要个胸大的就可以了。第三种很现实,不要别的,胸大就行!

    总结以上观点,得出的结论是,无论这个妹子,长相如何,身材怎样,家庭是否优越,但有一点必须要达到要求,那就是胸大!毕竟这牵扯到哺乳和反哺乳学的问题,孩子,爷们都需要。。

    在驱车往回赶得时候,坐在驾驶员位置上的肖胜,一直在回味着严如馨那高耸的胸部,心里还不断在做着对比。

    “她的都能称得上G罩,那喇叭花的岂不是还H还要往上。。”想到这,肖胜不禁松开紧握方向盘的右手,舒展开来,仔细看了一番,五指蠕动着,自嘲道:

    “这一巴掌拍下去,岂不是罩不住?”就在肖胜极其禽兽的意、淫之际,塞在耳洞里的微型耳麦传来了AK的声响。

    “头,您被跟踪了,一辆越野,一辆轿车。。”在得知白家派来两名内家高手后,肖胜今晚出门就格外的小心,在斥候跟进雇主之际,肖胜特地把AK几人调了过来!本身和严如雪一同回家就是件相当高调的事情,再被有心人添油加醋的说给白锦楠,这个心仪严如雪的2B青年,岂能不发飙?那么今天刚到的‘利器’又岂能被他置放起来?

    俗话说,狗窝里放不了剩馍!这厮要是那么有底蕴,会在渔湾事后,还敢如此蹦达?玩心术,肖胜自持真的不比那些老家伙弱,不然,也不会把堂堂七段高手,逼得弯腰施礼。。

    “就知道白锦楠这厮,沉不住气,别急着出手,看看啥情况,据说有高手出场。”听到自家班长这句调侃,耳麦里传来AK,河马以及弹头三人爽朗的笑声,今晚,怎么着也要见识见识所谓的内家拳高手,都说高手在民间,多一份体验,多一份快感吗!

    “记住了,今晚,为了能给白家留下深刻的印象,在对方不动摇热武器的情况,咱们谁都不能用,还有什么*啊,尼泊尔军刀之类,不到万不得已,也不能用。。”

    “啊?那用啥?”甚是不解的河马,操着浓重的豫南话,轻声问道。。

    “今晚,咱们演绎一场‘板砖破武术’,来的时候我看一下,道路两旁大都是在建的工地,板砖的这东西,随地可见!内家拳,我倒要看看,是拳头硬,还是板砖实在。。”

    “嘿嘿,这办法我看中,既然能称为高手,年龄也应该不低了,这老家伙不知能承受俺河马几砖拍的。。”

    在肖胜的所驾驶的黑色奔驰从西郊即将转入郊区之际,紧跟在车后的那两辆汽车,看来准备动手了,不断的提速,越野车已经超速到肖胜前面了!

    “AK,有可供咱发挥的场地没?”

    “前方左转二十米,有片废弃烂尾楼,没人,最主要是砖多,河马这厮已经在那里挑选趁手的了。。”

    “好家伙,你们几个也真够绝的,就选哪了。。”说完,肖胜急速转弯,单脚同时半踩着油门,刹车。原本直线行走的奔驰轿车,原地调转车头,先是用车尾撞击了下后面那辆紧追不舍的别克,随后利用撞击后的减速,跳车车头的,径直的往前面废工地里外冲去!

    赶在前头的越野,不曾想到,对方已经觉察到两辆车的存在,猛然刹车,紧追着看似逃逸的奔驰。。。

    漂亮的急刹车,使得奔驰犹如不堪刚才别克撞击,不得已停在这里那般,退开车门,跳下汽车肖胜,回眸冷笑的看了后面越野车一般,随后如同‘丧家之犬’般全力往工地内跑去!

    在肖胜看来,既然有高手存在,那么肯定功夫底子不弱,自己加速,他也肯定能跟的上,不然,还称个屁高手!

    果不其然,在越野车紧随奔驰停下来后,从后排座上跳下来一名年过五旬的老人,鹤发童颜,一身白色太极装,在双脚着地的那一刹那,箭步如飞,猛然冲向了肖胜所逃逸的方向随同其一同下车以及那辆别克轿车下来的大汉们,则要慢上了数十步,也正是这数十步,让他们尝到了河马拍砖的威力。。

    一个能把五十公斤重的铁棒当猴耍的豫南大汉,河马的恐怖,不单单在他的移动速度,更在于他那高人一等的力道上!

    当紧追肖胜的老人,随他一同消失在众人视野之际,原本跟随其后六名大汉,突然被不知从什么地方甩出来板砖,给绊住了脚!从他们灵巧的移动速度上来,这六人也应该有点功夫底子!

    从漆黑的墙头外,走出来的河马,一脸笑意的看着眼前这六人,一手一块板砖神色颇为悠闲!

    “哥几个,来了就留下点啥吧。。。”说完这句话,河马脸上的笑容,骤然突变,被冷峻,嗜血所取代。

    丝毫不惧怕对方六人的河马,迎头冲上去,手中紧握的板砖,随着他强有力甩臂,从一介‘奠基石’,变成了损人利器。

    灵巧的步伐,硕壮身躯,以及那强有力的臂膀尽头,所紧握的火红板砖,成为了六人噩梦般的存在,当冲在最前面的那名大汉手持砍刀劈向河马之际,微微侧身的河马,猛然挥动着手臂,只听‘啪’的一声,对方的脑门炸开了一道裂口,鲜血四溅,这位直接被拍蒙的大汉,连一声喊叫都没,直接应声软在了地上。活脱脱如同别人抽了他骨头般。。。
https://www.duanqingsi.com/12602/6768010.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