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73章 你能把我带入这个圈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从心理学上來讲,当一个女人的笑声从‘呵呵’变成‘咯咯’的时候,那么无论是她刻意伪装,还是内心的坦然转变,都说明在这段交谈中,她的心情是‘愉悦’的,对于你这个人,不抗拒,不抵触……

    冷笑与艳笑间的转变,仅仅在肖胜提及‘北非’事务之后的瞬间……对于一个‘商人’來讲,沒有比这更具有诱惑力的存在。★雲 來 阁 免 费et★

    一手棒槌,一手甜枣……在角色和对大局的转变和拿捏中,肖大官人的功夫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

    在对方‘犹豫不决’开始为肖胜手中所握的‘筹码’,而掂量一番之际,这厮果断的扔出了自己的‘底牌’,沒有也许,在肖胜所掌握的资料里,眼前这个权力欲极强的女人,绝不是那种‘优柔寡断’的妇人,孰轻孰重,她比肖胜更有分寸……

    不再犹豫的输入指纹且仍由模拟器扫描自己的眼膜,很是潇洒的按下密码键,从始至终,尹娜仅在一开始时,有过几分‘犹豫’,但随后的流程一气呵成……

    “啧啧,伯爵夫人,其实你这样笑的时候,才让我感到世间还有真情在……”退出现场的河马,快速的消失,而抬起头重新打量肖胜的伊娜*马修,在听到他的这一番话,露出了不似她这个年龄该有的娇笑。

    不得不承认,‘人老珠黄’这个词,在她身上一点都体现不出來,若不是跪趟在地上的这个小青年,还喊她一身‘妈’的话,肖胜觉得‘半老徐娘’更加的适合她……不过,当她的个人资料在肖胜脑海里捋了一遍后,那份‘调侃’的心,顿时荡然无存。

    对于一个,把男人只当成自己的发泄工具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太美,再有韵味,也不过是一头发情的母狼,更何况还是一头母狼王呢,能在私底下扶持一个小国的‘政府军’,经她口被抹掉脖子的男人,应该不比她的床伴少哪去吧。

    “如果抛开利害关系,也许我们真的能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这是伊娜*马修在输入完密码后,所开口的第一句话,迎上对方那秋水般魅惑眼眸,肖胜吓得差点把尿都甩出去几滴。

    然而,就在她的话落音之际,耳麦内传來了斥候已经‘ok’的声响,很显然眼前这个妇人沒有玩什么花招。

    肖胜的一举一动尽收伊娜眼中,作为一名无论是在职场,还是在生活圈中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老妖精了,她自然而然从对方的动作中,嗅到什么。

    摊开双手的她,随即指向了肖胜把枪口对准自家儿子的手臂,轻声道:

    “可以了吗,库里今晚所受的惊吓已经不小了……他还是个孩子,你不觉得吗。”

    “男孩总有变成男人的那一天,特别是在心理上……既然今晚他已经经历的不少了,也就不再多一项了,,感受下死神的召唤。”说完这话,肖胜毫不犹豫的抬起手臂,径直的朝着库里那露在外面的头颅扣动了扳机。

    ‘啪……妈,妈……’竭斯底里的呐喊声,响彻整个草坪地,一股极其刺鼻的尿骚味,与此同时扑鼻而來。

    “这气味,真冲。”边说,边收起左轮枪的肖胜,张开了左手,那颗镶有‘n’字母的子弹,此时在肖胜的手心内,來回翻滚着。

    “神说,似你这种败类该去下地狱,但我说,他必须得活着……所以,你还活着。”就在肖胜‘大言不惭’的说出这一番时,飘动着眼神示意老管家赶紧带着已经瘫在那里库里离开的伊娜,在做完这一切后,重新望向肖胜。

    任由老管家扛起库里,极为蹒跚,但脚步又甚是矫健的离开,在草坪空阔地只剩下肖胜和伊娜两人时,气氛便不似刚才那般剑拔弩张了。

    “可以谈重点了吗。”一步步朝着肖胜走來,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伊娜,却给予肖大官人多重的压力,特别是她那明媚到让肖胜想死的勾人眼神,着实惊起了肖胜肌肤表层的鸡皮疙瘩。

    “我对大妈级的女士一项抗拒,特别似你这种,把男人当宠物的女士,我是由衷的抵触,拉开距离点好,省得让我有打你的冲动……”肖胜的措词,可谓是丝毫不客气,而这话落在伊娜耳中,却换來对方更为‘张狂’的笑声。

    “我与华夏人接触的不多,特别是华夏男人,在为数不多的接触中,我听到过这样一句极为有意思的措词:只准你们男人后宫佳丽三千,就不允许我们女人面首三百。

    虽然你的出现,让我对华夏男人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但是小伙子,相较于你的身体,我更在意你能给予我什么样的‘实惠’和‘可能’……”说完这话的伊娜,背对着肖胜,留给肖大官人一道极为雍容的背影。

    声线也不似刚才那般娇媚,多了几分沉稳和睿智的问道:

    “我对‘北非’,或者说我们马修家族对北非,确实垂涎许久,这么多年來,想尽了一切办法都无法真正渗透进去,虽然对于你这个小年轻抱有怀疑的态度,但联想到你今晚的胆大妄为,我暂且就信你一次,给我一个……真正把你当男人的理由。”很显然,伊娜的这一番话,是针对肖胜所述的那句‘在她眼中男人就是宠物……’,换而言之,直至现在,肖胜的存在,仅仅是让对方惊愕、赞叹,但不足以让她把对方拉到平等的地位。

    也不再拐弯抹角的肖大官人,往前一步走,望向那被灯塔映射的如同白昼的树林,轻声道:

    “北非之所以难以渗透,更多的是因为,这块肥肉是多个佣兵团体生存的根据地,只有不断的战争,才能为他们带來源源不断的收益,而从中倒弄军火,也是他们生存保障的一部分。

    有武装力量,又有军火、军需渠道,他们自然而然不希望马修这样的军火商介入。”

    “你能把我带入这个圈子。”猛然扭头的伊娜,听出了肖胜话中的深意,不禁扭头望向身边的肖大官人。
https://www.duanqingsi.com/12602/19844044.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