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27章:你要跟我一起睡?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阮清歌也没有详细说的打算,转身搭着明锐锋的手臂,姿态亲昵,“你说过要带我去上海玩耍几天的,都三个月了,这都夏天了,还不带我去吗?”

    这番神态,似是对情人撒娇。{断青丝小说网,https://www.duanqingsi.com

    慕容瞳暗笑不语。

    明锐锋咳了两下,格外的尴尬,想拿开阮清歌的手,又不好做得太明显,“我不是担心你抽不出时间吗?”

    “我怎么会没有时间呢?不登台又不要紧的,那我们约个日子吧。”阮清歌越发娇柔似水。

    “这阵子我比较忙……刚才萧少帅与我谈买卖,有几个大项目,我要与家父好好谈谈,所以接下来应该没有空闲……”

    “这样呀,那等你忙过这一阵再说喽。对了,我做了一身洋装,明天你陪我去取新衣,顺便看看好不好看。”

    “明天……我看看有没有空闲……”明锐锋为难道。

    “锐锋,这就是你不对了,与喜欢的女子约会,怎么会没有时间呢?取了新衣以后,再去看一场电影,然后去吃饭。”慕容瞳笑道,不过,他这样的情场老手,今天怎么会尴尬成这样?

    她记得,在金陵他把众多美人扔下秦淮河的那股风流、狠辣劲儿,让人过目不忘呢,怎么在阮清歌面前就怂了?

    萧沉冽附和道:“明大公子,佳人邀约,你怎么可以拒绝?”

    她朝阮清歌眨眸一笑,“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你陪阮老板去玩玩。对了,阮老板,我表妹的洋装制衣铺即将开业,到时请你来捧场,可否赏脸?”

    明锐锋哭笑不得,心里好似塞了几颗莲子。

    阮清歌莞尔一笑,“督军府名媛经营的洋装店铺,清歌自然要去捧场。”

    “好。若你在表妹的铺子里定制洋装,给你优惠个三成。”

    “一言为定。”

    “阮老板,我向你询问的事,你当真不知?”萧沉冽忽然问道,目光锐利。

    “萧少帅,很抱歉,清歌还是那句话,不知道。”阮清歌淡然地回应。

    “他问你什么事?”明锐锋好奇地问。

    “萧少帅问我家师隐居何处,不过我不知道。”

    “这些年,你从未去看望令师吗?”慕容瞳暗暗琢磨,萧沉冽为什么打听阮鸣凤的踪迹?

    “家师隐居避世,担心有人邀她登台,因此不告知我她的踪迹,以免有人寻我麻烦。”阮清歌解释道。

    “原来如此。”慕容瞳点点头,看见萧沉冽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

    “萧少帅,你找清歌的师父干什么?”明锐锋饶有兴致地问,“难道你对……有兴趣?”

    萧沉冽没有回答的意思,站起身道:“慕容少帅,一起回公署大楼吧,我还有重要的公务跟你谈谈。”

    慕容瞳不想与他同行,不过眼见阮清歌含情脉脉地看着明锐锋,猜到了她的心思,就提出告辞。

    明锐锋连忙站起来,“阿瞳,我还有事要问你。”

    慕容瞳朝她挑眉一笑,“改天再说吧,我先回公署大楼。”

    他眼睁睁看着阿瞳离去,惆怅不已。

    谢放开车,萧沉冽与慕容瞳坐在后座。

    “你为什么找阮鸣凤?”她问,实在是好奇心作祟。

    “你这么想知道?”他冷斜地勾唇。

    “你想说就说,我从来不勉强人。”

    “阮鸣凤与周师傅一样,极有可能认识家母。”

    “你如何确定的?”

    “在江州,姓阮的女子,年纪、家世等等符合的,只有三人,其中一人便是阮鸣凤。”谢放解释道。

    “还有二人呢?”慕容瞳问道。

    “我去见过另外那二人,也问过她们是否认识家母,她们说不认识,没有可疑。”萧沉冽的眉宇蕴着一缕惆怅。

    “据我所知,阮鸣凤避世十年,无人知道她的踪迹。这十年里,有不少权贵、豪富花重金请她再次登台,不过都找不到他,阮清歌也找不到她。”她心想,他寻找母亲的执念还真够深的。

    不过,这件事落到她头上,她也会这么执着。

    他剑眉微蹙,“连阮清歌都不知道阮鸣凤隐居在哪里,想必没人知道了。”

    谢放提议:“少帅,不如再把江州的阮姓女子筛选一次,也许漏掉了重要的人。”

    萧沉冽眸色沉郁,“不用了。我觉得,阮清歌应该知道阮鸣凤的住处,只是她不肯说。”

    慕容瞳讥诮道:“你这么确定?”

    “我的直觉一向很准。”

    “是吗?”她冷笑,“阮清歌不愿说,你还能用枪指着她的头逼她说不成?”

    “总有办法的。”他笃定道。

    “对了,你当真要兴建一个娱乐城和高尔夫球场?”她转移话题。

    “想要明家出资,就要抛出诱饵。”萧沉冽的眉宇萦绕着锐气,“现在三省军政哪里都要钱,不能加重赋税,又不好死皮赖脸地向那些大财阀伸手要钱,还不如由我们自主开发大项目,与大财阀合作,由大财阀兴建、经营,我们得利一半,省了不少人力物力精力。你觉得不好吗?”

    “这样看来,我们不是白得盈利吗?明老爷子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出钱出力,白白送一半盈利给我们?”

    “这两个项目是我想出来的,国内尚属首例,无价无市。他明家能想得出来吗?”

    “话虽如此,但明老爷子不会吃这么大的亏。”

    “明家没兴趣与我们合作,还有别的财阀,担心什么?”萧沉冽气定神闲地冷笑。

    慕容瞳默默地想,明锐锋应该很有兴趣,只是明老爷子未必愿意白白送二百万大洋给政府。

    她又问:“让明家经营娱乐城和高尔夫球场,你就不担心他们会隐瞒盈利?”

    他说道:“你觉得我会想不到这些吗?开业以后,我会在娱乐城和高尔夫球场安插几个我们的人。”

    她挑眉,也对,以他缜密的心思与头脑,怎么可能不未雨绸缪?

    ……

    这夜,慕容瞳早早地睡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忽然惊醒,想再入睡,却怎么也睡不着,好像心里揣着事,焦虑不安。

    她穿上衣服出去,本想去露台吹吹风,却听见娘的房间里好像有说话声。

    不是父亲的声音。

    好像是萧沉冽?

    慕容瞳的怒火猛地飙到头顶,险些就闯进去。

    她轻手轻脚地站在门口,侧耳聆听。

    卧房里,萧沉冽站在床前,“深夜打扰夫人,很抱歉。我只想问一句,夫人是否认识阮鸣凤?”

    叶采薇靠坐着,披着外衣,面色灰白,可见受了惊吓。

    “阮老板隐居之前,我自然听过不少她的戏,与她的交情尚可。”

    “那夫人可知阮鸣凤隐居何处?”

    “既然阮老板不想再理会红尘俗事,自然不会告知我等戏迷她的行踪,以免被人打扰。因此,我不知道她住在何处,也从未打听过。”叶采薇温和道,“萧少帅为什么打听阮老板的住处?”

    “不瞒夫人,我查到家母应该与阮老板相识,因此想找到阮老板,向她打听家母的行踪。”萧沉冽的语气还算温和。

    “你是个执着的孩子。”她叹气。

    “夫人与阮老板素有交情,可知阮老板是否认识家母?”

    “三十多年前,阮老板登台唱昆曲,我便认识她,也时常去看戏,不过倒是不知道她有一个朋友长得像你母亲。”叶采薇柔和道,“萧少帅,很抱歉,我帮不了你。”

    “夫人,我真的很想尽快找到家母。您真的不知道周师傅是否认识家母吗?您真的不认识家母吗?”萧沉冽忽然激动地问。

    “若我认识你母亲,又怎么会隐瞒你呢?”

    “快告诉我……快告诉我……”

    “萧少帅,你别这样……”

    慕容瞳立即踹门进去,看见萧沉冽扣住娘的双肩,双手青筋暴凸,神色激动。她使力拽开他,“放开我娘!”

    萧沉冽俊容暗沉,乌云密布。

    她察看叶采薇的神色,担心地问:“娘,心口疼吗?”

    叶采薇呼吸急促,不过慢慢平缓下来,“没事……”

    慕容瞳气得想杀人,朝他怒吼:“我娘已经说了几遍不认识你母亲,你为什么还来骚扰我娘?”

    萧沉冽一言不发,眸色晦暗。

    叶采薇劝道:“瞳儿,你不要这样,他也是想尽快找到他母亲才会这样……”

    “娘,你好好歇息。”

    慕容瞳把他拽出去,关好房门,喊来徐妈妈陪着娘。

    他回自己的卧房,慕容瞳跟着进去,火冒三丈,“你答应过我,不会骚扰我娘,结果呢?”

    “说话呀!”

    “你别以为不说话,我就拿你没辙!”

    “萧沉冽,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她睚眦欲裂,取了书桌上他的枪指着他的头颅,恨不得立即开枪。

    他一次又一次地食言,一次又一次地激怒她,太过分了!

    萧沉冽低低地冷笑,“如若你是我,寻找母亲也会成为你的执念。”

    “那也不是你三更半夜骚扰我娘的理由!你不知道我娘有病吗?”

    “我要睡了。”他走进内间,躺到床上,完全无视她的存在。

    “睡什么睡?还没说完!起来!”慕容瞳一把掀开薄被,犹如一头暴怒的猛兽。

    “怎么?你要跟我一起睡?”萧沉冽的眸里涌动着可怕的暗澜。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ip.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12115/49269817.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