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八百六十五章 弩盾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但见一条灰扑扑的瘦削人影在岩石前蹿后跃,犹若灵猿,令人眼花瞭乱。*断*青.丝*小*说*网*

    这位“崆峒派”掌门虽然每刺一剑都进退一次,但出手却越来越迅疾,比寻常武者的直接攻击更快三分,佩娘的武功较之飞云子本就略逊,引为依仗的杀手锏“元磁神功”又使不出来,只有死守而无反击,立时就落于下风。

    “嗤”地一声,佩娘格挡不及,右肩上的衣衫被剑锋划开了一道裂缝,飞云子一招得手,亦不再退,转手“唰唰唰”三剑连削,正是本派剑法中的“夺命三连环”绝招!

    佩娘勉强侧身闪过一剑,后两剑一剑划过腰间,一剑削中前臂,大棒已然拿捏不住,脱手跌落。飞云子再出一脚,踹在对方前胸上,劲力所至,只听得沉闷的骨裂声响,佩娘被踢得倒飞了出去。

    先前“崆峒派”的弟子被这丑妇打断了胸骨,受了重伤,飞云子的这一脚也可算是报应得及时。

    将佩娘一脚踢飞,飞云子身形一晃,紧随向前冲过了隘口。他并无放过对方的打算,正要补上一剑结果了那丑妇性命,隘口后的多名魔道教众见势不妙,连忙抢上阻挡,而岩顶的暗器也再度飞射下来。

    站山坡下的华不石眼见己方已经得胜,当不会让飞云子孤身一人陷入对方的围攻,当即喝令道:“大家一起上,占领隘口!”

    没有丑妇佩娘把守,各派群雄冲过隘口轻而易举,而隘口后和巨岩上虽然有百余名魔道教众,但要想抵挡这许多名门大派的宗师高手,却还是差得太远,很快就溃败了下去。

    一盏茶的时间之后,八大门派大获全胜,魔道教众丢下了数十具尸体,余者向山上逃奔而走,不见了踪影。

    为提防前面还有埋伏,华不石传令收拢队伍,并不追赶。

    他来到飞云子而前,拱手一礼道:“飞云道长武功卓绝,令人景仰,此阵得胜,全仗道长神技克敌!”

    以飞云子的狂傲个性,若在平时便是这位大少爷恭维十句百句,也未必能得到他一个好脸色。但此时一来他打败了佩娘,为“崆峒派”挽回了面子,心情甚好,二来获胜也与华不石先前的提醒有些关系,当下面露笑容,还了一礼,道:“华少爷过奖了,本道却不敢当!只可惜让那个丑妇侥幸逃走了,未能将她击杀在当场。”

    华不石道:“那妇人是无生老魔的徒弟,已被道长击成了重伤,便是逃了也不足虑。这里想来是神仙崖的首道防线,再往上行,定然还会遇到魔道中人的袭击拦截。”

    飞云子道:“这些魔道宵小何足为道?前面再遇到阻路者,华少爷只管交由我崆峒门下扫平就是!”

    华不石还未答话,一旁的唐紫鳞笑道:“道长剑法高强,令唐某大开眼界,不过攻打神仙崖乃是我八派联手,怎能全都交由‘崆峒派’来做?本门有擅防暗器飞箭的弟子,这当先锋的功劳,就请道长让给我唐门如何?”

    先前“西陲八英”被袭伤损了三人,飞云子其实甚为心疼,只是死撑颜面,在嘴上不肯表露,唐紫鳞此话倒正合他心意,当下也就势说道:“也好,唐门弟子防备暗器的本事自是强些。”

    “崆峒派”与“蜀中唐门”原本素有嫌隙,当年万易岛上崆峒长老翁一白被杀,两派还曾经在长沙城大战过一场。此时八派结盟,唐紫鳞倒是以大局为重,主动表示友好,彼此的关系总算缓解了一些。

    华不石对于各派难以协力合作一直甚感头疼,眼见此情自是大喜,当即说道:“好,那在前开路之责,就有劳唐副门主安排了。”

    唐紫鳞点了点头,转身吩咐道:“怜花,你带二十名弩盾手走在队前,小心魔道中人的埋伏暗袭。”

    唐怜花格格一笑,道:“侄女遵命,二叔和华少爷都尽管放心就是!”

    “蜀中唐门”精擅机关暗器,对于防卫敌人的暗器也别有一套,门中专门训练的弩盾手一只手持着短弩,另一手上臂套着径长一尺六寸的圆形盾牌,乃是精铁铸成。若论八家门派的所有弟子中最擅长防卫突袭的,实非这些弩盾手莫属。

    当下唐怜花带二十名弩盾手在队前开路,各派群雄并不停顿,朝圣女峰的山顶继续攀行而去。

    ※※※※※※※※※※※※※※※※※※※※※※※※※※※※※※

    夹谷寨前烈焰冲天,铺在地面的稻草被黑油浸透,一经燃烧便迅即形成了一道火墙。

    已经纵马退到坡下的厉虎咬牙道:“这群魔崽子们果然诡计多端,放了这么大一片火,我们要想冲过去可不容易!”

    朱洪道:“咱们也用不着急于冲过去,只须在这里等着,这大火必定烧不了太久。”

    厉虎想了想,道:“这倒也是,他们没那么多的黑油。”

    夹谷寨一面靠山,但外围的寨墙也有百余丈长,为了阻挡“恶狗门”的人马冲近攻寨,这一条燃起的火墙亦有百丈以上,要使火墙不熄灭,就须不停向石墙下投掷装有黑油的陶罐才行。这等消耗实是不小,即便魔道中人早有准备,能弄到的黑油也必定有限,不可能长时间维持下去。

    只要等上一段时间,石墙上的油罐耗尽,火墙也自然就会熄灭,到时“恶狗门”的两大战部便可以从容攻城,倒也不失为一条上策。

    西门瞳却捏紧了拳头,道:“不行,等黑油烧完,那得要等到甚么时候,一两个时辰也未必能够!魔道中人放火,就是为了拖延时间,我看咱们不必等了,墙外的大火只不过十余丈宽,直接冲过去就是了!”

    朱洪皱起眉头,道:“十余丈宽的火墙,我们四人过去是没有问题,刺虎士和霹雳营的弟子要硬冲过去,怕是有人会烧伤。”

    西门瞳道:“既是拼杀打仗,就得冒一些险,有人受伤也在所难免,我们便是在这里枯等到火熄了,谁又知魔道中人是否另有安排,还是直接进攻,尽快拿下此寨更好!”

    眼见着西门瞳和朱洪各持己见,厉虎把手一摊,说道:“我没有意见,大师兄,怎么打还是你决定吧!”

    俞千里沉默了片刻,说道:“就按三师弟所言,尽快强攻寨墙!大家都做好准备,集中在一处冲过火墙,我们四人在前方开路,尽量减少损伤。”

    刺虎士和霹雳营俱是久经战阵,训练有素的战部,号令传下,没有一人畏惧退缩,纷纷开始准备强攻,有的束紧鞍配,有的则拿随身携带水壶,将清水倒在身上浇湿衣衫。

    眼见大家都已准备停当,俞千里一声断喝:“攻寨!”数百人迎着大火,直冲了过去。

    此番冲锋的规模,比起先前的试探进攻更甚,相距寨墙四十丈时,霹雳营弟了就开始举枪发射,将石墙上的魔道弓手压得无法抬头。

    四小纵马并排驰在最前,转眼便冲至寨墙外二十丈,前方已是一片火海。

    一声清鸣,俞千里的“残月剑”已然出鞘,只见寒光闪出,一道剑气破空而出,竟将火海硬生生劈开了一道缺口!

    朱洪大吼一声,双掌拍出,直击向地面,掌力所至,地面之上飞砂走石,扬起的尘土落下,将火焰压熄了一大片。

    厉虎则运剑如风,将周围燃烧着的稻草和木枝尽数挑开。

    三小各自施展武功打压火焰,是为了给身后的一众“恶狗门”弟子开路,唯有西门瞳只打马疾奔,一马当先冲入到火海中,双足一点,身形从马背上飞纵而起,掠出十丈,已过了大火,落在石墙之下。

    他并不稍停,一提真气,直纵而上。石墙高达两丈有余,本是不易纵上,但墙顶的魔道教众被霹雳营的火枪压住,而西门瞳来得太快,也来不及阻挡,只见他纵到半空之时,双手在石墙上一攀,立时借力再升六尺,落到了墙顶之上。

    见西门瞳抢先一步跃上了寨墙,俞千里三人也自各施展轻功掠出火海,紧跟在他身后飞纵而上。

    此时刺虎士,霹雳营的一众弟子也已冲近到寨墙前二十丈内,亦自毫不迟疑地踏火前冲。由于三小开路,原本十余丈宽的火海已出现了一个缺口,虽然火焰并没有被完全扑灭,但火势却比其他地方要小得多。

    一众弟子从这缺口冲入,片刻之间便冲过了火海。

    寨墙上虽有两百余名魔道教众守卫,但其中却并无绝顶高手,火海战术被突破,接下来的战斗失去了悬念。

    四小纵跃到寨墙之上,如同虎入羊群,无人能挡,而寨门也很快被刺虎士合力撞破,大队人马瞬时涌入。

    半个时辰之后,杂谷寨已被夺下,魔道教众被剿杀怠尽,寨中有数百名藏人,也被看管了起来。

    这杂谷寨本是藏人部落世代居住的所在,被魔道占据当做堡垒,这些藏人平素里颇受欺凌,此时营寨易主,他们也不反抗,反倒甚为高兴。

    (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ip.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11592/49186024.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