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63章:死生大梦 嫁衣引魂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聚魄”

    “移魂”

    “入身”

    飞沙走石,风云变色中,一个身着大红喜袍头戴凤钗的绝色女子凭空而起,在直插天际的巨木林海间一遍又一遍高声重复着这六个字。{免费阅读:Μ.Duaиqiиgsi.coΜ}

    清亮的声音在林间四处回荡,也许实在是穿不透这数千丈高宽且没有边际的巨林,于是向着天际而去。

    在女子强横灵力的加持下,巨林间的天地异象已经持续了三天三夜。

    仿若过了三生三世,可就算如此,她也丝毫没有发现那魂牵梦萦的身影。

    红衣女子望向天空的双眸渐渐失神,进而变得空洞。

    “果然三生境的灵力修为还是不足以召回他的魂魄么?”

    伴随着一声悠悠的叹息,女子就像失去了支撑一样从天空落下。

    不知是那大红喜服太过宽阔还是那玉体太过轻盈,鹅毛在空中下落的速度恐怕也能超过此情此景了。

    无声落地,乌黑长发侵扰了林间草木,喜服如红伞一般张开盖住了地面。

    西斜的太阳照不进幽深的林渊,平日里烈日下舒适的阴凉此时却让这个女人感到阴冷发抖。

    下意识紧了紧喜服,林云依旧无法抑制自己发抖。

    看着不远处那副用炭色人骨拼成的人形图案,久久没有任何下文。

    失去了她灵力的护持,空气中逐渐归于平静的气流还是慢慢将骨图扰乱了。

    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惊醒,林云拼了命一般地向那骨图爬去。

    三天三夜不间断的灵力外放和消耗已经耗尽了她最后一丝力气。

    区区丈余的距离居然要任凭那恶风将他的残骨移位后才堪堪到达。

    白皙的双手无比心疼地拾起那错位的残骨,宽大的裙摆覆上骨图,不让周围的一切侵扰分毫。

    悠悠地躺下,枕于青草之上,任凭泪花润湿眼角。

    不知不觉中,虚弱的林云陷入了昏睡,或许她去梦中与他相会了吧。

    不知过了多久,夕阳在看不见的西边天际迟迟不肯落下,而巨林间已如傍晚一般昏暗。

    林云被身旁的异动从昏睡中吵醒,只见无数散发晶莹蓝光的光粒从天空而下,毫无声息地汇入她大红的裙摆之下。

    如此异象顿时让她精神百倍,心中有所希冀的她小心翼翼地揭开覆盖在骨图上的裙摆,果不其然,无比耀眼的蓝光如火山爆发一般喷射而出。

    如此光亮非但没让林云有丝毫遮蔽眨眼的动作,反倒使她睁大了双眼。

    源源不断的蓝色光粒依然不辞辛劳地攀附着地上骨图中的每一根残骨,逐渐画出了一副人形蓝光图。

    而那一旁睁得老大的双眸就如一汪清澈见底的秋水,映射着那无尽的幽光,波光粼粼。

    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中进行,就算是那逐渐变得刺眼的光亮,也依然逃不出直冲云霄的巨林。

    当然,也不能使那一潭波光昏暗丝毫。

    为了让那些可能是魂魄的光粒与人骨充分结合,她早已退往数丈之外。

    传说中灵者三生境的神通之法“三生诀”就在眼前上演,生死人肉白骨的可能会给身处天人永隔苦境的她心中带来多大的触动不难想象。

    就在她目不转睛的注视中,那副图活了,它从地上凭空而起,以人形的灵动姿态向周围继续散发光亮。

    这大梦成真一般的惊喜让她一声娇呼,差点没有稳住身形。

    就像是有所感应一样,所有光亮随着其人发出的声音一哄而散,瞬间荡然无存。

    重新回复昏暗的林间顿时鸦雀无声,此时的林云泪水在眼边直打转儿,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如果因为自己发出的声音而打断了复生的过程,四个字:万死莫赎。

    昏暗中她看不清前面发生了什么,慌乱中只好向那里摸索而去。

    不久前,光与暗临界的刹那间,一个一丝不挂的人影从光亮中跃出,其人似是痛苦不堪,跪于林间,双手摇头晃脑的。

    杨若愚恍惚间觉得自己活过了三生三世,脑中那一个个光怪陆离却又无比真实的世界,那一段段大相径庭而又毫无关联的记忆。

    就是现在他所看到的昏暗,身体发肤感受的一草一木,他都不能确定这是不是真实的世界,因为这些与脑中的那些一模一样,分不清真实与梦境。

    庄周梦蝶,物我混同不及他现在万一。就算发疯一般抱住脑袋摇晃,依然无济于事。

    脑中无数的细节与信息像决堤一般,如同无数洪水猛兽一般在脑中互相碰撞,厮杀。

    正常人或许很容易分清楚真实与梦境,因为即便你一生做过无数梦,总有一个会因无懈可击无与伦比真实感而获胜,从而把人带回现实。

    而此时的他不一样,同时面对无数同样真实的记忆,甚至可以说是真实感丝毫不差的记忆,现实早已走丢了。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没有一个记忆能获得最终的胜利,刚刚复活的杨若宇将迷失在虚幻的海洋,彻底找不到方向,从而变成一个疯子。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满带哭腔声音打破了无数记忆混战的平衡:

    “若愚啊若愚,你……你还好吗?是……是你吗?”

    ……分割线……分割线……

    求要各位读者大大的点击收藏和票票啦,大大们的支持是我进步的动力哟,嘻嘻QAQ。

    跪求大大们在评论区留下批评和读后感,休容一定会写得越来越好哒。

    (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m.duanqingsi.com
https://www.duanqingsi.com/110108/47656255.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