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44章谁在说谎?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不是吵架,我感觉我们要掰了。*断*青.丝*小*说*网*”

    迟景和陆放之间没什么秘密,这个男人见过自己最落魄,最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迟景对陆放,如今 已经是知无不言。

    陆放一听迟景这冷冷冰冰的语气,就知道大事不妙,赶紧按着迟景说的,借口朋友生日,叫迟景出来玩。

    迟景把这件事和厉墨尘说了,才发现自己是多此一举,厉墨尘压根就没问他要去哪里。

    迟景其实并不是个多有本事的人,他不是女人,有时候和厉墨尘吵架觉得委屈,也不能和小姑娘一样哭一 场,或是找小姐妹倾诉,更不能行李一背,回娘家待上几天。

    他是男人,他也没小姐妹,陆放神经粗条,还是直男,感情的事情,迟景总是不愿意和他多说,而他更没娘 家,他娘家人早就死绝了。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一个人跑岀去,坐在楼道里或者家附近的公园里,故意开着手机定位透露自己的位子, 等厉墨尘气消了,火急火燎的去找自己。

    那个时候,从远处一路狂奔二来,面色通红,满眼焦急和担忧的厉墨尘,真的帅气极了。

    不过这次,看着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脸色阴冷的厉墨尘,迟景把自己的手机直接扔在了玄关的鞋柜子上, 头也不回的走了。

    出了家门,他忽然不想去陆放那里了,他沿着湖畔往前走,走到两条腿又酸又麻,才坐在路边的马路牙子 上,将脑袋埋在膝盖里。

    外面的风凉飕飕的,迟景的腿脚不好,风吹久了就针扎似的疼。

    他干脆把外套脱了,盖在膝盖上。

    厉墨尘并没有去找迟景,他的心情也不好,下了班干脆在酒店开了一间房,没回家睡觉,自然也没发现迟景 同样一夜未归。

    迟景在外面吹了一个晚上的冷风,不见厉墨尘,又沉默着回家了。

    他当然不会打电话哭着问厉墨尘为什么不去找自己。

    他丢不起那个人,二来他那铁打的脊梁骨也不允许他做这么没骨气的事,除了疼的难以下床的腿,一切都好 像没发生一样。

    这天晚上,厉墨尘一回家就直奔着迟景去了。

    迟景刚洗完澡,往被窝里钻,见到他气势汹汹的样子,一言不发,快速用被子裹住了自己。

    厉墨尘眼神腥红的把迟景从被子里拉了出来,冰冷的手掌死死地按着迟景的肩膀,像是要把指甲掐进肉里。

    “你为什么就是不听话! ? ”

    迟景怔了一下,眼神一凉,“你发什么脾气? ”

    “我有让你不要再联系阿媛的!你为什么又要去找她?你知道不知道,她今天又发病了。”

    迟景一楞,旋即冷声道:“我没去找她。”

    “那她为什么说你去找她!”

    迟景冷笑,扯开厉墨尘的手,“我怎么知道,可能是因为她脑子不好吧,毕竟是个疯子。”

    “迟景!”

    厉墨尘眼神猛然一红,他压根就没想到迟景会说岀这般残忍的话,又怒又惊,手掌扬起,就要对着迟景的脸 甩下去。

    迟景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等着这一巴掌落下来。

    意料中的疼痛并未来临,迟景的睫毛颤了两下,睁开眼,发现厉墨尘的手堪堪停在自己脸边。

    “迟景,别这么说阿媛,你是最没资格指责阿媛的人。”

    厉墨尘咬着牙道。

    “是啊,我就该死了好。迟家的债,就能还清了。”

    迟景冷笑一声,“你还打不打我?不打的话我要睡觉了。”

    说完,他还真的等了几秒,见厉墨尘一动不动的,便伸手推开了他,重新往被子里钻。

    厉墨尘眼神又红了,按住迟景的手腕,定在头顶,另外一只手分开了迟景的双腿。

    迟景的面色泛白。

    今晚厉墨尘毫无温柔可言,既粗鲁又凶狠,迟景呜咽,中间几次承受不住,忍不住低声求饶,厉墨尘也没理 会他,到最后迟景知道他是故意要给自己教训,因而只是死死地咬住嘴唇,一语不发的承受着。

    结束后,迟景踉踉跄跄去浴室清洗身体,身上满是红痕,触目惊心,他敢擦干身上的水,厉墨尘就“砰 ——”的一声把门踢了开,直接把他压在冰冷的瓷砖墙壁上,从身后占有他。

    疯了。

    彻底的疯了。

    迟景绝望的摇着脑袋,恨不得一头撞死。

    可厉墨尘的手掌垫在他的额头下面,不让他有任何伤害自己的可能。

    迟景的眼里终于滚了下来,是疼的,嘴里有着浓浓的铁锈的腥气味,不用看就知道他把嘴唇咬住出血来了。

    终于,不不知道过了多久,厉墨尘才结束,他快速给迟景洗了澡,然后抱着他去了床上。

    迟景又累又难受,迷迷糊糊的睡去,凌晨三点多,迟景惊醒,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才发觉自己居然发烧了。

    体内有一团火烧的整个人都快要干了,他赤着脚,下了床,去客厅给自己倒了一杯凉水。

    冰冷的温度让他找回了些理智,看着窗外灯火通明的城市,迟景无声的苦笑。

    厉思媛还真的是好手段,他才刚刚试探了一下,就被厉思媛反咬了一口。

    就算厉墨尘查清楚,他没去找厉思媛,那又如何?

    反正厉思媛有精神病,她胡说八道多正常啊?

    还不是他迟景小气。

    迟景摇摇头,放下水杯,坐在椅子上,高烧让他的脑子静不下来,可越想他就越觉得闷的慌。

    他静静的坐了半个多小时,然后回卧室去找药箱。

    声音惊动了睡梦里的厉墨尘,他不满的翻身,“还不睡觉?我没折腾够你是吗? ”

    迟景怔了一下,短暂的沉默和寂静后,默默的关上了药箱,重新爬上了床。

    这一次他已经没力气了,高烧让他昏昏沉沉,意识起伏,什么也不知道。

    第二天的下午,迟景睁开血红的眼睛,身边的位子早就空了。

    他摸了摸自己额头,温度还是有些高。

    他找到退烧药,然后要去拿床头的水杯,手指一滑,玻璃杯瞬间砸在了地上。

    迟景看着那碎了一地的玻璃杯,眉头一点点的皱紧了。

    他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他没听到玻璃杯碎掉的声音。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02628/58173280.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