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42章厉思媛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于慧文正在花园摆弄她的花花草草。【手机阅读:https://m.duаnqinɡsi.cоm】

    多年前,她没了丈夫,宝贝女儿也疯了,她一时之间难以接受这个事实,那段时间天天以泪洗面,把身体给熬坏了。

    好不容易等儿子成人,用肩膀扛起了这个家,却喜欢上这个世界上最不应该喜欢的人。

    于慧文气过,恨过,也用了不堪的法子阻止过,可到底,没拧过厉墨尘。

    如今两个人都结婚大半年了,她心里的那股气也渐渐的散去了。

    迟景和她来往甚少,厉墨尘每周都会回来陪她吃饭,迟景每次都是不在的,逢年过节,厉墨尘也一定会回来陪她过。

    她自己的儿子,什么性子她了解。

    厉墨尘那心眼小的很,典型的有了媳妇忘记娘的白眼狼。

    这种事情迟景要是在背后不提点他,厉墨尘能两三个月都不回家。

    于慧文也看开了。

    她半截身体都埋在黄土里的人,还在乎那些干什么?

    因此此刻见到迟景,面上倒是没多少异常,放下手里的铲子,站起身,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对厉墨尘说:“回来了?今天想吃什么?”

    “我都行。”

    他平日都是紧着迟景的喜好吃饭的,母亲和迟景关系僵硬,他也没低情商到为了一顿饭,在这种时候把迟景拉出来,因而只是随意的点了点头。

    等于慧文进了屋,去厨房忙碌,迟景才小心翼翼的捅了捅厉墨尘的胳膊:“带我去看看你妹妹。”

    “你今天怎么非要见她?”

    在路上迟景就问了好几遍厉思媛的事情,厉墨尘本就觉得迟景近日的表现奇怪,此刻更是生出一分警觉来。

    “迟景,你有事情瞒着我吧。”

    迟景皱眉:“别废话,带我去见她。”

    厉墨尘对迟景向来是骄纵惯了的,也没再多说什么,带着迟景上了楼。

    厉思媛的病相较一年前,已经好了许多,那张和厉墨尘很是相似的脸上也透着健康的红润。

    她低头安安静静的画着画,长软的乌发散落在肩头和胸前。

    “阿媛。”

    厉墨尘轻轻的叫了一声。

    厉思媛盯着厉墨尘看了看,磕磕绊绊的叫了一声“哥哥”。

    迟景有些惊讶:“也居然认得出你了?”

    “国外研制的新药,对阿媛的病情有很大的帮助。”

    厉墨尘淡淡的解释了一两句,牵着迟景的手走到厉思媛的面前。

    “阿媛,这是我经常和你说的迟景。”

    厉思媛睁着明亮的眼睛看着迟景,笑了笑:“迟景哥哥。”

    “你迟景哥哥画画很厉害,你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问他。”

    迟景怔怔的盯着厉思媛看了几秒,然后走到她的背后,“你在画画,我帮你把头发绑起来。”

    厉墨尘嘴角挑着丝温和的弧度,目光柔和的看着自己的黑发小男人给他的妹妹梳头发。

    等迟景从厉思媛的房间出来后,迟景的手心已经多了两根发丝,迟景又找了个借口去洗手间,悄悄的把头发藏在了带来的塑料袋中。

    等从洗手间出来,厉墨尘就站在门口等着他。

    厉墨尘习惯的去拉迟景的手。

    迟景想着这是在厉家,有些不太自在:“你别一直跟着我了,这又不是咱们家。”

    “就因为不是,我才要跟紧你,你要是被欺负了可怎么办。”

    迟景淡淡的哼了哼,紧跟着厉墨尘往楼下走。

    路过一间房时,迟景忽然停了下来。

    “这是谁的房间?”

    厉墨尘眼神微微一黯,“是我父亲的书房。”

    “我能进去看一眼吗?”

    厉墨尘点头:“你也是厉家人,算是我父亲的半个儿子,看看也是应该的。只是里面的东西不要乱动,我妈知道,会不高兴的。”

    “嗯,不会的。”

    书房并没有落锁,一推开门,就能闻到一股灰尘气。

    于慧文这些年虽然一直留着这间房,不准人动里面的东西,但是她睹物思人,也很少再进去。

    因而房间只有人定时打扫,因为长年累月的不见阳光和人,总是弥漫着一股难以消散去的灰尘味。

    书房还保留着多年前的老式装修,厉墨尘的父亲大底是个简单沉默的人,就连书房的整体风格都是偏暗沉的。

    书桌上放着几个相框,里面都是厉墨尘的父亲和厉思媛的合照,水灵灵的小丫头被抱在怀里,亲昵温馨极了。

    迟景忍不住盯着那照片多看了两眼。

    厉墨尘也是许久没来这里,拉开抽屉,去看父亲曾经的收藏品。

    迟景歪头看了一眼厉墨尘手里的东西,问:“这是什么?”

    “是脐带血。”

    厉墨尘笑了笑,“我爷爷的收藏了,这是我爸的,这是我的,这是阿媛的。”他说着,微微的靠近迟景,与他咬耳朵,“你要是会生,咱们儿子或者女儿的脐带血也会放在这里。”

    “你可以把你的鼻血放在这里,我是没有意见的。”

    迟景冷笑了两声。

    两个人把书房逛了一遍,听到门外的齐叔叫他们下去吃饭。

    迟景弯腰去系鞋带,见厉墨尘先出去,快速的拉开抽屉,把三份脐带血全部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餐桌上,于慧文一直都和厉墨尘说话,迟景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成,安安静静的吃着碗里的饭菜。

    回了家,迟景小心翼翼的把三份脐带血藏在抽屉的最里面,第二天迟景带着三份脐带血和父亲留下来的DNA数据,去了警局,联系了局里的法医姐姐,请她开了个后门,帮忙把DNA的数据比对分析了一下。

    两日后,当迟景拿到所有数据的检测结果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双脚软绵绵的几乎站不住。

    这三份脐带血里,有一份数据和父亲留下来的,是一模一样的。

    那就是厉墨尘的父亲,厉明泽。

    迟景只觉得自己被人甩了一巴掌似的,耳膜“嗡嗡”作响。

    厉明泽和一个人有父子关系,可那个人,不是厉墨尘,也不是厉思媛。

    也就是说,厉明泽还有个私生子?

    迟景捧着这几张纸,越想越觉得心慌。

    法医姐姐端着咖啡走了过来,一脸好奇的问迟景:“你调查这个做什么?这你什么人?”

    “就一个……老熟人。”

    法医撇嘴:“这个老的DNA检测,有一串DNA的基因缺失了几条。”

    “嗯?什么意思?”

    “意思是这个被检测的人,有严重的身体疾病。”

    “怎么会这样……”

    “可能是家族遗传。”法医拿起那张纸又仔细的看了看,道:“不过从整体数据上来,出现这种疾病,多半是近亲结婚。”

    迟景的心脏不由的“咯瞪”一声,舌头都打结了。“

    “近亲……近亲结婚?”

    “是啊,不过也说不准的。”法医姐姐端着咖啡杯走了。

    迟景静静的坐在原处,只觉得有什么像是要浮出水面了一样,愈加清晰。

    “小景,父亲希望你将来成为一个正直的人。”

    父亲的声音擦破时空,骤然传入他的耳朵里,像是在迟景的心脏上重重的敲了一下,把迟景敲醒了。

    他慌里慌张的收拾好东西,逃跑似的窜出了警察局。

    站在路边,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一点点的冷却。

    厉明泽的脐带血,书房里的合照,厉思媛……

    迟景的脑袋越来越痛,他掏出手机,又从口袋里翻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条。

    字条上写着一串电话号码,这是昨天厉思媛给他的。

    “迟景哥哥,以后绘画上的问题我可以请教你吗?这是我的电话号码。”

    迟景紧紧盯着那串号码,然后拨通了厉思媛的电话一一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02628/55639082.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