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0398章 一恋万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断青丝小说网】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duanqingsi.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远山之巅,千米雪峰之上,一座硕大的宫殿里。>断>青>丝>小>说~

    一袭红衣艳艳的女子,坐在书桌后的椅子上,看着面前一只蓝白长毛相间,似狐不是狐的小动物,发着呆。

    小动物蜷缩在书桌上,双眼紧闭,如果不是它腹部内侧还有一丝的起伏,女子都会以为它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怎么会如此?”女子不可思议的低声呢喃,紧蹙的眉头似乎被挂上了一把千年寒冰锁,将她那张妩媚的俏脸映衬得分外凄冷,苍白。她下意识的看了看锦帕上,方才被她擦拭掉的血液,“究竟是谁能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将我体内的母蛊重伤?又能将子蛊的外壳打破?”

    女子思量了半晌,终究也没找到答案,她长叹了一声,又看向还蜷缩在一起,一动不动的小动物,“你还是那个几万年前,为神族冲锋陷阵,浴血奋战的远古神兽腓腓吗?”

    她撇了撇嘴,眼中露出一抹嘲讽,“即使如今的你还是那个勇猛无敌,挥手之间能斩杀无数妖兵的腓腓,又能怎样?”说罢,她冷哼了一声,用手抚摸上心口,“昔日再强大如斯的你,如今不也是被我体内的小小母蛊给迷惑了心智,成为了我手下的败将了吗?”

    话落,女子素手摸了摸小动物的毛发,由于她的手常年冰冷,小动物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哆嗦,仅仅是这一个颤抖,又让女子扯着嘴角得意的笑了笑,“你再厉害,再心智如坚,也终究抵挡不住我的千年寒体!”

    女子轻轻抚摸着小动物的毛发,呢喃间,思绪渐渐飘远到四万年前……

    “这位公子,奴家远观您身姿出尘,风雅如玉,几经回眸间难以忘怀,不知公子……”。

    浩瀚沉浪的七刹海岸边,一袭白衣清华的男子负着双手,触目远眺,习习海风将他的三千墨发高高扬起,颀长玉立的身姿,似清水白莲绽开,不染尘泥,幽香暗藏。

    虽然他的眼中只有无尽的海面,但是耳畔边却突兀的响起了一介小女子,清灵悦耳的声音。

    这声音似山中泉水叮咚流淌,润人心脾,莫名的将男子的思绪拉了回来,他悠然转过身,“这位姑娘,您方才说什么?”

    女子侧过脸庞,一抹娇羞似晚霞轻染,“公子方才看的出神,似乎没将奴家的话听在心上?”

    “这位姑娘,恕在下无礼,如您所说,在下方才的确是看的出神了!”男子略微颔了颔首,“不知姑娘找在下何事?”

    何事?女子通通乱跳的心脏,略微沉寂了片刻,粉黛的脸颊也微微苍白了几许,“公子,恕奴家打扰了!”话落,她福了福身子继续说到,“其实奴家也没什么事,就是看到公子独自一人在这里远眺,似乎藏有心事?”

    男子了然的笑了笑,就是这不经意的一笑,却直直的映入了女子的眼帘,让她刚刚沉寂的心,又开始通通的乱跳了起来,如鼓,如雷,任凭她怎样的压制,内心的那抹悸动,都犹如雨后春笋一般,噌噌的往上跳。

    “在下多谢姑娘关注,至于心事嘛……”男子又摇头笑了笑,“这世间之大无奇不有,纵使在下有点心事,也实属正常!”话落,再次转过身,又望向叠浪翻涌的海面。

    “说的也是呢!”女子看着面前的公子又暗自转过了身子,她的心不由的又闪出几许雀跃,上前一步,与之并肩而立,一同望向海天一色的海面。

    “公子,奴家清荷,清水芙蓉的清,碧水青荷的荷,不知公子怎么称呼?”等了几个呼吸,也没等到男子的回话,她刚要再次开口说,是奴家唐突了,就听男子小声的呢喃了一声,“清水芙蓉的清,碧水青荷的荷,好名字!”

    男子说罢,没再言声,女子以为他不会再多说什么了,几息后,男子再度悠悠开了口,“在下君墨,君子的君,染墨的墨!”

    “呵呵!”听到男子的名字,女子咯咯笑了笑,笑声悦耳,玲珑婉转,“君子染墨,公子的名讳真的很富有诗意呢!”

    “富有诗意?”男子也笑了笑,却是无声的笑,“也许是吧!”

    东边升起的朝阳,又从西边悄悄的落下,海岸边的一男一女二人,却再也没有多说什么,两人并肩而立,一起眺望着无尽的海面,虽然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从日出到日落,但是二人都没有提出要离去。

    眼看着天边的晚霞也要撤去最后一抹光华,女子终于再也隐忍不住了,开口说道,“公子,奴家就住在山脚下的庄园里,眼看着日暮黄昏,能否请公子去饮一盏清茶?”

    男子没有立刻回话,半柱香过后,望着海面不由的长叹了一声,点了点头……

    思绪飘远到这里,红衣女子苦笑了一声,又暗自呢喃到,“墨哥,四万年过去了,自月前连城一别,你如今还好吗?还在丹医门吗?”话落,又拾起书桌上的手帕擦了擦不知道何时流下的眼泪,“墨哥,一切的一切,终究是清荷负了你,你可还忌恨奴家?可是奴家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啊!”

    “自古以来,神妖两族势不两立,你我各为其主,却又偏偏相恋!你说,我俩这是不是孽缘?你可知,自奴家看到你的第一眼那时起,就是今生无尽的思念,芳心暗许的那一刻,就注定这一恋就是万年,墨哥,清荷想你……”

    “砰!”

    随着女子的呢喃声音刚落,一股大力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袭墨色斗篷的高大男子一脚踹开房门走了进来,不由分说,上来就抽了女子一记耳光,“贱人,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背着本王思慕别的男子?”

    女子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被抽红的脸颊上印着清晰的五指痕迹,她摸了摸被抽痛的脸颊,本来是千年的阴寒体质,可是手上却感觉到阵阵的滚烫,想来面前的男子用了多么大的力气。

    她扯了扯嘴角,扯出了一抹嘲讽,微微福了福身子,轻声道,“清荷拜见主上,不知主上说的是何意?”

    “说的是何意?”男子冷哼了一声,隐藏在兜帽下的俊脸,凝出了一抹狠厉,不知廉耻的老女人,竟然敢背着本王暗藏芳心?“清荷,难道你耳朵聋了吗?本王说了什么,难道你没听见?”

    清荷妩媚的笑了笑,如果仔细看,那笑里却藏着几许苦涩和无奈,“清荷耳朵没聋,但是的确不知主上说的是什么!”

    “哼,也罢!”男子嫌弃的看了看面前徐娘半老的女子,又斜眼眯了眯桌案上的小动物,“这件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清荷见主上不再提及方才的事情了,她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将提溜了半晌的心回落到肚子里,“回主上,腓腓体内的子蛊不知道被何人击破了!”

    “什么?”男子不可思议的瞪起眼睛,“你再跟本王说一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清荷也知道这件事如何躲也躲不过,再说,如果因为腓腓体内的子蛊破损一事,间接导致主上谋算多年的计划失败,纵使自己的功勋多么卓著,就凭自己现在在宗门里,岌岌可危的地位,他也不会再留下自己了。

    把心一横,呀一咬,清荷说到,“主上,方才清荷已经查探过腓腓的身体,他体内的子蛊是四万年前种下的,如今年头太长,又因在这期间,子蛊被人为的破坏过一次,半个时辰前,清荷本想再加固一次,却没想到,不知道被何人远距离给破坏了!”

    “你是说……”男子一边说,一边将欲要脱落的兜帽向上提了提,“他体内的子蛊,之前被人为的破坏过一次?半个时辰前,又被人远距离的给破坏了?”

    清荷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

    男子沉思了片刻,“那你可能查出之前那一次,是何时被人破坏的?”

    清荷闭上眼睛,思忖了须臾,“如果清荷没估算错,应该是在一年前!”

    “一年前?”男子嘶了一声,倒抽了一口凉气,“那你可知,这两次之间有什么不同?”

    “有什么不同?”清荷似乎没听懂,摇了摇头。

    男子嫌弃的冷哼了一声,又为她解释到,“本王的意思是说,之前那一次不是被人为破坏的吗?那你可知破坏之人的修为有多高?”

    “修为有多高?”清荷想了想,喃喃的到,“如果论其解除手法之人的修为,这前后两次之间的差距的确很不寻常,应该相差很大!”

    “相差很大?”男子匪夷所思的皱了皱眉,“那解除子蛊的手法呢?是否相同?”

    “手法也不一样!”清荷也难以置信的皱了皱眉,“而且,据我发现,之前那一次应该不是一个人的手法,而半个时辰之前的那一次,却是一个人所为!”

    “这就奇怪了!”男子愤恨的磨了磨牙齿,随后摆了摆手,对着清荷说到,“不管是几次,一次也好,两次也罢,这些都不是关键,本王问你,他体内的子蛊是否还能修复?”

    支持:断青丝小说网,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手机端:https://m.duanqingsi.com,百度搜不到断青丝小说网的建议使用360,搜狗去搜索,求书,报错以及求更请留言。
https://www.duanqingsi.com/100771/49805004.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